河北政协常委谈“马戏团长获刑”:办证程序多耗时长

“现阶段马戏杂技团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在演出申报相关手续的过程中有些主管部门‘吃、拿、卡、要’的行为较为严重,而且申办过程漫长。”

2017年1月7日下午,十一届河北省政协常委、河北沧州吴桥群艺马戏团团长于金生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指出,上述情况不符合市场经济体制下企业发展和生存的规则,国家制定的相关法律有待于完善和修改。

当天稍早前,于金生在政协河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分组讨论上以“沧州市东光县国豪马戏杂技艺术团团长李荣庆、执行团长李瑞生被判刑”一事为例,建议国家有关部门顺应时代变化,给予中国民族文化艺术更为宽松的发展空间和生存环境,及时修改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12月28日,由于跨省巡演过程中未给同行的老虎、狮子、黑熊、猕猴办理相关运输手续,河北沧州市东光县国豪马戏杂技艺术团团长李荣庆、执行团长李瑞生一审因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0年、8年。

于金生介绍称,像河北沧州市东光县国豪马戏杂技艺术团这种情况的并不是少数,按照国家相关政策规定,出县域就要办理动物运输证,现在办理相关手续非常复杂,审批过程从县里到市里再到省里,最后到国家林业局,期间,要经过上百人签字,几个月都办不完。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马戏团业务很多,而且很急,没有时间再去一级一级地走审批程序。

他举例说,不久前,河北一家马戏团到东部某省某地级市演出,因马戏团里大象的运输证没有及时到位,险些被该省森林公安“扣留”。之前,这家马戏团在该省另外两个地级市的演出,也是到快结束的时候才拿到有关部门审批的相关手续。

他还认为,上述案件中,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一审做出的判决过重。

他提出,《野生动物保护法》主要是严厉打击制裁非法倒卖、非法捕猎,以及非法倒卖、非法捕猎之后的非法运输等行为应该严厉打击、重判。对于合法的饲养、租用动物的行为是符合《野生动物保护法》中的积极饲养,合理利用规定的。“李荣庆、李瑞生一审因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判刑是不合理的,我认为这只是一个违规(行为)。”

(原标题:河北政协常委谈“马戏团长获刑”:办证程序多耗时长)

椰网编辑:黄梦琪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