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中失踪男童死亡案扑朔迷离 家属透露尸体面目全非

商报讯  琼中2岁男童丢失一事,国际旅游岛商报始终与失踪男童小锦宏的家属保持联系,并做连续追踪报道,小锦宏的母亲授权商报刊发的微信独白“泣血寻子”和“公开信”引发广泛关注。

24日上午,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获悉,琼中警方在距离罗锦宏家一公里左右的水利沟旁的稻田里发现一具男童尸体。据知情人透露,男童脸部朝下,全身赤裸。当时,琼中警方已封锁现场。

11月24日晚10时,琼中失踪男童小锦宏的小姨邓女士向商报记者证实:经过她和姐姐与姐夫(小锦宏的父母)再三辨认,24日上午发现在家里附近一公里处水利沟稻田里的小孩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但是按照身段来看,基本确定是小锦宏,至于再进一步的最终确认,要等待警方的最终鉴定结果。

▲警方出动警犬找寻线索 

痛惜 警方发现疑似小锦宏尸体正在鉴定

11月19日上午,琼中县黎母山镇大朗村的2岁男童罗锦宏在家门口失踪,牵动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商报记者一直与小锦宏的父母和小姨密切联系,并连续5天进行了追踪报道,希望小锦宏能尽快回到父母的身边,琼中警方也很快以拐卖儿童立案,并启动快速搜捕机制。

11月24日上午,琼中警方在距离小锦宏家里附近一公里处水利沟稻田里,发现了一具小孩的尸体,并封锁了现场。商报记者接到小锦宏家属的电话后,从海口赶到了琼中。

晚6时左右,小锦宏的父母前往当地农场医院的殡仪馆辨认,当时,警方已经封锁了殡仪馆,所有人都无法入内。大约七八分钟后,小锦宏的父母从殡仪馆被家人搀扶着失声痛哭走出来,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小锦宏的一位亲人满脸哀伤地说:“小孩没了!”

记者在现场向警方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是“等待鉴定结果”。

▲小锦宏的亲人前往医院辨认

细节 尸体面目全非家属称“基本确定”

小孩的尸体是否是失踪的小锦宏?考虑到家属的悲伤情绪,记者没有进一步上前打扰,而是悄悄离开了现场。晚上7时,许多媒体以“琼中失踪男童确定死亡”为题进行了报道,而国际旅游岛商报则以“琼中发现疑似失踪男童尸体”进行了第一时间报道。到底是不是失踪的小锦宏已经遇难,没有最准确的结果。

24日晚10时,小锦宏的小姨在与记者联系时,对记者一直以来的关心表示了感谢。她表示,经过她和小锦宏的父母再三辨认,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小锦宏。邓女士说,小孩的尸体几乎面目全非,但是按照身段来看,八九不离十是小锦宏,况且附近也没有小孩失踪的消息。邓女士表示,目前,她的姐姐和姐夫很伤心,不希望受到更多打扰,希望记者能够谅解。

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小锦宏的家门前就是一大片鱼塘

回忆 村民自发组织搜救两天一夜未合眼

昨日,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前往琼中县黎母山镇新林村委会大朗村,一名叫盘志平的村民接受了采访。据盘志平介绍,自小锦宏失踪后,他参与了这几天的搜救。他告诉记者:“小孩刚失踪的时候,起初以为是掉进了他家附近的一个鱼塘,我们赶忙用抽水机将水抽掉,但鱼塘里还有泥巴,于是很多村民下到鱼塘里将泥巴摸了一遍。”

记者了解到,大朗村被茂密的树林包裹,一共有20来户村民,而小锦宏的家在大朗村外约4公里外的地方,且单家独户。记者在采访时,恰巧遇到一辆黄色校车经过。“是他家的三个小鬼(记者注:指小锦宏的哥哥和姐姐)。”一村民说,去往这个方向的车只能去小锦宏家,因为那个地方就只有他家。

随后,记者来到了小锦宏的家,一栋两层楼的房子。距离房子约10米远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鱼塘,有三四米深,仅剩一滩浅浅的水。几天前用来抽水搜救的抽水机和排水带,至今仍留在那里。盘志平说,适逢雨季,鱼塘水多,事发当天抽了很久,直到下午,在排除孩子跌进鱼塘的可能性后,家属报警(记者注:据省公安厅提示,发现疑似小孩丢失,应该第一时间报警,切勿找不到后再报警,争取寻找丢失儿童的黄金24小时)。村干部和村民集合,在以大朗村为中心约5公里范围内的各个路口蹲守,检查过往车辆,协助家属寻找小锦宏。“我两天一夜都没睡觉。当天晚上我们村和附近村庄的村民都自发出来寻人,有的在路口蹲守,有的在山林里找。可是很遗憾,这几天都没有找到。一直到24日上午才找到一具小孩的尸体,疑似小锦宏。”

记者札记

24日是小锦宏失踪的第六天。与前五天一样,我每天起床就刷微信朋友圈,小锦宏的妈妈还是像往常一样,疯狂发微信寻找自己的小孩子,能感受到她沉痛的思念和担忧。作为国际旅游岛商报的一名记者,我这几天一直与她保持联系,电话那头的她声音疲倦,自责、难过、担忧各种情绪笼罩着她。

24日,我和摄影记者王棣决定冒雨去现场。站在距离新闻发生点最近的地方,才能感受新闻中的人的最真切的感受。一个小孩的丢失意味着,在未来几十年里整个家庭都会在思念和伤痛中度过。

小锦宏这起案件,警方以拐卖儿童立案。拐卖儿童已经是社会的痛点,希望法律、社会和警方多重力量严打拐卖儿童罪恶行径!让祖国花朵不因人贩子拐卖而过早凋谢!

 

椰网编辑:孟秀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