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在美“水土不服”?痛点何在?

《纽约时报》:福耀车间里的文化冲突

最近,被称为玻璃大王的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曹德旺又成为舆论焦点,本月12日,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工厂遇到了美国工会”文章。文章报道了曹德旺在美国建厂时遇到的困境,以及车间里的文化冲突等。那么《纽约时报》所说的文化冲突到底是指什么呢?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曹德旺的福耀玻璃美国工厂设在俄亥俄州,成立于2014年,为当地创造了1500多个工作岗位。随着发展的加速,中美之间的文化冲突也日益凸显。在福耀的车间里,已经出现了很大的文化冲突,一些工人质疑该公司是否真地想按照美式监督和美国标准来经营。

福耀玻璃在美国怎么了?

工厂的一名前任副总经理提起诉讼,说自己因为不是中国人而走人。

有员工抱怨说,“如果没有足够早地提前申请带薪假,福耀就会以旷工为由对工人进行纪律处分。”

还有一名前雇员表示,“公司让他暴露在刺鼻的化学物质中,令他的双臂起疱,肺活量变小。”这名雇员于今年1月在补休期间丢了工作,理由是旷工记录太多。

除此之外,去年11月,美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对福耀的一些违规行为处以22.5多万美元的罚款,比如没有足够好的锁定机制,以在工人修理或保养设备时关闭机器电源。福耀在今年3月达成协议,将罚金降至10万美元,并采取纠正措施。

而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也发起了激烈的工会运动,开始抵制福耀玻璃。

曹德旺:有些工人是在消磨时间

而据《纽约时报》报道,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解雇工厂总裁和副总裁是因为“他们不尽职,浪费我的钱”。他还叹息称,该工厂的生产力“没有我们在中国的工厂高”,还说“有些工人是在消磨时间”。

“中国工厂遇到了美国工会”

公开资料显示,“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简称UAW,是美国最大的工会之一。这个工会可谓威名远扬,曾被称作“世界上最具战斗力的工会”。美国媒体都说,一旦有企业被他们盯上了,日子可能就不太好过了。成立80多年,它曾经通过和美国汽车三大巨头的谈判,为工人们争取了丰厚的福利待遇,同时也给三巨头带来了沉重的人力负担。

而在这个工会的官网上,我们也查到了多篇有关福耀玻璃的报道。

最早有关福耀的新闻是在去年6月,当地媒体报道,11名工人向美国职业安全与卫生管理局(OSHA)发起投诉,指责福耀未能保持工厂内工人的安全生产。工人们还主动寻求UAW的帮助,而此时距离福耀2015年7月投产首块汽车玻璃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2016年11月,UAW正式宣布支持福耀工人争取安全生产的权利,认为OSHA开出的22.6万美元罚款是合法的。

2017年4月,在UAW的支持下,福耀的工人举行集会,抗议福耀忽视工人的行径。

5月,UAW的行动达到高潮,直接在网站上要求民众联署情愿,希望劳方工人能够和资方进行联合谈判,对抗福耀不安全生产的行为。UAW的目标是获得1600人的支持,而目前已经超过半数人了。

紧盯福耀 UAW工会有何目的?

财经专栏作家 叶檀:美国的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对福耀进行了罚款,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福耀在流水线这些方面安全做得还不够到位。另外,福耀内部也有一些工人出来抱怨。对于工会来说,当然首先是为工人争取利益,而且美国汽车工人的整个保险制度也好,整个的福利制度也好,在工人群体里相当高,这些都是工会带来的。所以当美国工会,尤其是非常强势的汽车行业工会,跳出来跟福耀玻璃这家企业进行对峙的时候,这就导致了非常大的社会关注。

财经专栏作家 叶檀: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因为美国汽车业的工会也要显示自己的强势立场,这样它才能在美国的汽车行业工会里立稳脚跟,所以它挑选了一个标的,这个标的刚好是最近遇到一些问题的福耀玻璃。

工会在美国社会影响力有多大?

美国最早的工会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期,在美国社会,工会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财经专栏作家 叶檀:美国的工会主要是一个工人的组织,对于工会来说的话,当然首先是为工人争取利益。比如说,加班工资、可以享受比较长的带薪休假和医疗保险。它也介入到经济领域,介入得比较深,它也有在政治方面比较强势的代言人,而且形成了一股不能漠视的力量。我们看到它跟一些政党的关系,在议会方面的代言,它都是有一些人的。

如果议会议员要巩固自己的地位的话,那他和当地的这些工会就要搞好关系。美国议会的权力是相当大的, 对于工会来说,这些是它长盛不衰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水土不服” 原因何在?

其实,当初赴美办厂时,曹德旺也曾经被舆论高度关注,曹德旺曾经表示,美国的能源价格、土地价格还有税率等等都非常低廉,足以弥补人工成本的开支。而且地理位置上和他的主要客户靠的很近,因此美国大型汽车制造商每年都会从他这儿定走大量挡风玻璃。可是,开工不到一年,这个工厂似乎就经历了太多波折,显得“水土不服”。而按照曹德旺的说法,他之所以解雇高层人员是因为“他们不尽职”,工厂的生产力“没有在中国的高”,“有些工人是在消磨时间”。如此让福耀玻璃“水土不服”还有哪些原因呢?

财经专栏作家 叶檀:以前认为美国成本比较低,从煤气水电这些成本,以及从技术成本来说,还有税收成本来说,当时曹德旺去的时候确实是比较低的,而且当地政府当时也是欢迎的。但是从现在的工人,包括有一些部门的处罚来看,曹德旺不得不提高成本,因为中国企业在用工制度方面往往与西方规则会起冲突,包括工人的薪酬方面,包括一些安全的措施,买的这些仪器,这方面的措施会提升。另外一个成本就是曹德旺要加强跟有关部门的沟通,而且要学习当地的法律和文化。美国是一个税收非常复杂的国家,也是一个法律体系非常复杂的国家,那他这方面的成本必须要提升。

财经专栏作家 叶檀:如果他想在美国长期待的话,还必须要融入美国当地的文化。比如说如果他要成本最低,显然是找一些中国的管理人员,找一些中国的工人,但是他现在不得不雇佣当地的工人的话,不光是当地的工人工资高,而且从福耀玻璃所说的一些情况来看的话,有些工人事实上是很不尽责的,因为美国跟德国、日本、中国这些国家不一样,它现在不是一个制造业为主体的国家, 这一块的成本我相信也会很高。

(原标题:中国企业在美“水土不服”?痛点何在?)

椰网编辑:赵康丽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