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海关破获走私宝石大案 目前预估案值20亿元

商报讯   12日,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从海口海关新闻发布会上获悉,2017年1月5日,海口海关在青岛海关的大力协助下,与北京、哈尔滨、石家庄、沈阳等多地海关共同行动,一举捣毁4个长期走私进口宝石团伙。海口海关缉私局副局长王定军介绍,这是近年以来全国海关缉私部门查获的案值最大宗走私进口宝石案。

这些精美的琥珀、查罗石、玉石雕件、手串,成堆的琥珀原石,到底是怎样从欧洲辗转万里走私入境的呢?这得从3年前说起。

意外收获 旅检夹藏牵出走私大案

2014年12月,三亚凤凰机场一名行色匆忙的旅客引起了海口海关当班关员的注意,带着沉重的行李箱走无申报通道,神色不自然且不敢直视关员的眼睛……现场关员立即提起了警觉,当场在其行李箱中搜查发现一批琥珀原石。据当事人王某辩称,这批琥珀原石是用于装修别墅。用大批的琥珀原石装修房子,不禁让人感到疑惑,海口海关缉私人员决定着手调查。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查就是将近两年的时间,更是牵扯出了4个团伙走私宝石的系列大案。

顺藤摸瓜 生意网链显端倪

海口海关缉私人员的调查围绕携带琥珀原石的王某和其丈夫祝某展开。在调查中缉私人员发现,祝某夫妇长期经营宝石生意,在国内很多地方都有销售实体店和存放原料的仓库,其所经营的宝石种类不仅种类多,且货源充足。这些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他的货源来自哪里,是怎样的运作模式?随着对祝某夫妇生意网、社会关系的排查,一个名叫张某的人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

张某,男,北京某物流运输公司总经理,与祝某夫妇是生意合作伙伴。侦查人员从对张某的外围排查发现,其所担任总经理的北京某公司为祝某从空路、海路等渠道以包税形式运输了多批琥珀原石入境,但同时也运输进口了不少批次名为“电子元件”、“服装”的货物,这些货物的货主包括物流线路都有证据指向祝某。难道经营宝石生意的祝某还有其他副业,还是存在其他可能?

步步为营 走私案情浮出水面

有了新的疑点,海关缉私人员迅速调整办案思路,明确了新的侦查方案。然而祝某夫妇生意网链复杂,且宝石生意做得极大,一定程度上把握了部分区域该项生意的话语权。为避免打草惊蛇,海关缉私人员安排人员赶赴北京、河北、黑龙江、山东等地,对相关行业通关进口数据和嫌疑人实际经营情况开展实地摸排,终于发现了端倪,祝某曾有几票货物通过香港中转后,发到韩国首尔,再由石家庄、天津等地入境,对于宝石这样的高价值货物来说,这样的辗转运输无疑是增加成本的,这其中是否另有玄机。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一个涵盖境外采购、包税揽货、伪报低报通关的走私进口宝石的犯罪网络逐步浮出水面。

2015年1月,海口海关成立代号为“1.22”的专案组,正式启动对该案的全面侦查工作。专案组人员先后出动1000余人次,行程近2万公里,分数十个小组坚守一线蹲点侦查,辗转北京、天津、山东、黑龙江、广东、河北等省市,从外围排查祝某以及相关生意伙伴名下的实体店铺和货物仓库,调取相关信息60余万条,排查公司和货物仓库80余家,相关人员近300人次。经过对 1万余条进出口明细数据的反复分析比对、梳理核查,海口海关最终掌握了部分报关货物实际价格,并且与信息资料形成印证,最终确定了以祝某为首的犯罪团伙伪报品名、低报价格的犯罪事实。

法网恢恢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随着走私案情的逐渐清晰,专案组派出120余名缉私警察分成数十个行动小组,分赴北京、黑龙江东宁、哈尔滨、天津、深圳、沈阳、石家庄、海南三亚等地实施抓捕,同时协助行动的还有来自北京、天津、石家庄、沈阳、哈尔滨、青岛、深圳海关缉私局以及各地公安支援警力共100余人,行动时间定在2017年1月5日上午9时10分,行动代号为“HK1701”。

1月5日上午8时30分,海关总署缉私局、广东分署缉私局以及海口海关指挥人员已坐镇海口海关缉私局监控指挥中心,大屏幕上不断切换着各组的准备信息,海口海关缉私局现场指挥中心对北至东宁,南至三亚的各行动小组进行最后一次行动前点名和事项要求。9时10分,随着“开始行动”的号令声起,各行动小组迅速按照预定计划开展抓捕行动。

9时12分,北京组报告,“报告指挥中心,一名目标嫌疑人到案”。

9时30分,三亚组报告,“报告指挥中心,三亚组目标嫌疑人全部到案”。

11时,该案20名主要目标嫌疑人全部到案。各小组现场查扣琥珀、查罗石、玉石等各类原石及成品近60吨。

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行动小组人员仍一丝不苟的核对相关信息,与指挥部沟通后续事项。他们为了这次抓捕行动已准备了数月之久,机动方案反复做了数十遍,外调工作人员更是克服了家中幼儿还在襁褓、长辈年迈多病等家庭困难。从南到北,那些路途的寒冷颠簸、夜晚的辗转反侧都可以忽略不计,接下来还有更重的审讯任务、证据梳理在等待着他们……

至此,这次抓捕行动圆满成功,同时打响了海口海关新年打击走私的第一枪!

这宗案件目前预估案值近20亿元人民币。经初步查证,2013年12月至2016年2月,以祝某丰等人为首的犯罪团伙,在俄罗斯等地组织货源,伙同北京某空港服务公司、东宁某贸易有限公司将几十批次合计近200吨产自波罗的海等东欧国家的琥珀原石、查罗石、玉石等走私入境以牟利。从现有掌握情况梳理,这是一个以家族为主干线操控整个走私网络的案件,不仅涉及案件数额大,其走私手法也复杂多变,海、陆、空等渠道均有涉及。在海路从丹东等地偷运走私琥珀原石入境,在空路、陆路,将货物从俄罗斯等地运往香港“洗单”,制作合同、发票等虚假资料单证逃避海关监管,将宝石伪报成“电子元件”、“服装”等较低价值货物品名或将大块的原石当成碎石料进行申报,低报琥珀原石、查罗石的实际价格达80%左右。更有甚,在本文的一开头,该团伙还试图从空港口岸以携带的方式走私入境琥珀原石。尽管走私分子“魔高一尺”,但缉私人员仍然“道高一丈”,凭借攻坚克难的斗志和智慧侦破了这起海关缉私部门近年来查获的最大宗走私宝石案,目前,这宗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延伸阅读:

琥珀是松、柏等植物分泌的树脂,历经数千年产生质变形成的化石,历经几万年的沧海桑田演变而形成有机宝石,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近年来,国际各大琥珀产地因资源有限而产量骤减。俄罗斯官方禁止琥珀原石出口,乌克兰由于国内政局不稳定其原石供应链条无法连续,波兰也对其琥珀开采量进行限制,谨防资源匮竭。同时由于受到国内消费者和炒家的关注,国内琥珀市场需求不断攀升,加之国内琥珀产量较少,一些不法分子就打起了走私琥珀原石入境以牟取暴利的主意。

“疯狂的石头”牵出数十亿大案

海口海关破获走私宝石大案 目前预估案值20亿元

商报讯(记者 段然 通讯员 危炜)12日,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从海口海关新闻发布会上获悉,2017年1月5日,海口海关在青岛海关的大力协助下,与北京、哈尔滨、石家庄、沈阳等多地海关共同行动,一举捣毁4个长期走私进口宝石团伙。海口海关缉私局副局长王定军介绍,这是近年以来全国海关缉私部门查获的案值最大宗走私进口宝石案。

这些精美的琥珀、查罗石、玉石雕件、手串,成堆的琥珀原石,到底是怎样从欧洲辗转万里走私入境的呢?这得从3年前说起。

意外收获 旅检夹藏牵出走私大案

2014年12月,三亚凤凰机场一名行色匆忙的旅客引起了海口海关当班关员的注意,带着沉重的行李箱走无申报通道,神色不自然且不敢直视关员的眼睛……现场关员立即提起了警觉,当场在其行李箱中搜查发现一批琥珀原石。据当事人王某辩称,这批琥珀原石是用于装修别墅。用大批的琥珀原石装修房子,不禁让人感到疑惑,海口海关缉私人员决定着手调查。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查就是将近两年的时间,更是牵扯出了4个团伙走私宝石的系列大案。

顺藤摸瓜 生意网链显端倪

海口海关缉私人员的调查围绕携带琥珀原石的王某和其丈夫祝某展开。在调查中缉私人员发现,祝某夫妇长期经营宝石生意,在国内很多地方都有销售实体店和存放原料的仓库,其所经营的宝石种类不仅种类多,且货源充足。这些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他的货源来自哪里,是怎样的运作模式?随着对祝某夫妇生意网、社会关系的排查,一个名叫张某的人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

张某,男,北京某物流运输公司总经理,与祝某夫妇是生意合作伙伴。侦查人员从对张某的外围排查发现,其所担任总经理的北京某公司为祝某从空路、海路等渠道以包税形式运输了多批琥珀原石入境,但同时也运输进口了不少批次名为“电子元件”、“服装”的货物,这些货物的货主包括物流线路都有证据指向祝某。难道经营宝石生意的祝某还有其他副业,还是存在其他可能?

步步为营 走私案情浮出水面

有了新的疑点,海关缉私人员迅速调整办案思路,明确了新的侦查方案。然而祝某夫妇生意网链复杂,且宝石生意做得极大,一定程度上把握了部分区域该项生意的话语权。为避免打草惊蛇,海关缉私人员安排人员赶赴北京、河北、黑龙江、山东等地,对相关行业通关进口数据和嫌疑人实际经营情况开展实地摸排,终于发现了端倪,祝某曾有几票货物通过香港中转后,发到韩国首尔,再由石家庄、天津等地入境,对于宝石这样的高价值货物来说,这样的辗转运输无疑是增加成本的,这其中是否另有玄机。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一个涵盖境外采购、包税揽货、伪报低报通关的走私进口宝石的犯罪网络逐步浮出水面。

2015年1月,海口海关成立代号为“1.22”的专案组,正式启动对该案的全面侦查工作。专案组人员先后出动1000余人次,行程近2万公里,分数十个小组坚守一线蹲点侦查,辗转北京、天津、山东、黑龙江、广东、河北等省市,从外围排查祝某以及相关生意伙伴名下的实体店铺和货物仓库,调取相关信息60余万条,排查公司和货物仓库80余家,相关人员近300人次。经过对 1万余条进出口明细数据的反复分析比对、梳理核查,海口海关最终掌握了部分报关货物实际价格,并且与信息资料形成印证,最终确定了以祝某为首的犯罪团伙伪报品名、低报价格的犯罪事实。

法网恢恢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随着走私案情的逐渐清晰,专案组派出120余名缉私警察分成数十个行动小组,分赴北京、黑龙江东宁、哈尔滨、天津、深圳、沈阳、石家庄、海南三亚等地实施抓捕,同时协助行动的还有来自北京、天津、石家庄、沈阳、哈尔滨、青岛、深圳海关缉私局以及各地公安支援警力共100余人,行动时间定在2017年1月5日上午9时10分,行动代号为“HK1701”。

1月5日上午8时30分,海关总署缉私局、广东分署缉私局以及海口海关指挥人员已坐镇海口海关缉私局监控指挥中心,大屏幕上不断切换着各组的准备信息,海口海关缉私局现场指挥中心对北至东宁,南至三亚的各行动小组进行最后一次行动前点名和事项要求。9时10分,随着“开始行动”的号令声起,各行动小组迅速按照预定计划开展抓捕行动。

9时12分,北京组报告,“报告指挥中心,一名目标嫌疑人到案”。

9时30分,三亚组报告,“报告指挥中心,三亚组目标嫌疑人全部到案”。

11时,该案20名主要目标嫌疑人全部到案。各小组现场查扣琥珀、查罗石、玉石等各类原石及成品近60吨。

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行动小组人员仍一丝不苟的核对相关信息,与指挥部沟通后续事项。他们为了这次抓捕行动已准备了数月之久,机动方案反复做了数十遍,外调工作人员更是克服了家中幼儿还在襁褓、长辈年迈多病等家庭困难。从南到北,那些路途的寒冷颠簸、夜晚的辗转反侧都可以忽略不计,接下来还有更重的审讯任务、证据梳理在等待着他们……

至此,这次抓捕行动圆满成功,同时打响了海口海关新年打击走私的第一枪!

这宗案件目前预估案值近20亿元人民币。经初步查证,2013年12月至2016年2月,以祝某丰等人为首的犯罪团伙,在俄罗斯等地组织货源,伙同北京某空港服务公司、东宁某贸易有限公司将几十批次合计近200吨产自波罗的海等东欧国家的琥珀原石、查罗石、玉石等走私入境以牟利。从现有掌握情况梳理,这是一个以家族为主干线操控整个走私网络的案件,不仅涉及案件数额大,其走私手法也复杂多变,海、陆、空等渠道均有涉及。在海路从丹东等地偷运走私琥珀原石入境,在空路、陆路,将货物从俄罗斯等地运往香港“洗单”,制作合同、发票等虚假资料单证逃避海关监管,将宝石伪报成“电子元件”、“服装”等较低价值货物品名或将大块的原石当成碎石料进行申报,低报琥珀原石、查罗石的实际价格达80%左右。更有甚,在本文的一开头,该团伙还试图从空港口岸以携带的方式走私入境琥珀原石。尽管走私分子“魔高一尺”,但缉私人员仍然“道高一丈”,凭借攻坚克难的斗志和智慧侦破了这起海关缉私部门近年来查获的最大宗走私宝石案,目前,这宗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延伸阅读:

琥珀是松、柏等植物分泌的树脂,历经数千年产生质变形成的化石,历经几万年的沧海桑田演变而形成有机宝石,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近年来,国际各大琥珀产地因资源有限而产量骤减。俄罗斯官方禁止琥珀原石出口,乌克兰由于国内政局不稳定其原石供应链条无法连续,波兰也对其琥珀开采量进行限制,谨防资源匮竭。同时由于受到国内消费者和炒家的关注,国内琥珀市场需求不断攀升,加之国内琥珀产量较少,一些不法分子就打起了走私琥珀原石入境以牟取暴利的主意。

椰网编辑:赵康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