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小哥的艰难生存状态:负荷强罚款重

国内餐饮外卖平台在经历了粗放式生长后,目前正逐渐回归理性,同时被催热的还有外卖送餐员行业。

有关行业调查报告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外卖用户已经突破1.5亿,月平均工资近7000元的外卖送餐员,撑起了千亿级规模的餐饮外卖市场。

而一直以来被一些行业机构榜单冠以“高薪职业”的外卖送餐员,其“光鲜”背后所普遍面临的却是负荷强、罚款重、安全无保障等诸多“辛酸”现状。这一现状,也被业内认为是导致外卖送餐行业人员目前流动性大的主要原因。

杜金阳曾是美团外卖郑州地区的一名全职送餐员,也称“骑手”,最近因为身体原因打了离职报告转成了兼职。“全职每天要工作13个小时以上,送餐高峰期一次接六七个单子是常有的事,长时间下来,身体实在吃不消了。”他说。

而事实上,在杜金阳所在的配送站点,像他一样因为身体“吃不消”而离职的“骑手”几乎每天都有。一位从事送餐员入职培训的讲师甚至对新人调侃:“今天在座的等待入职的外卖员或许有100人,然而隔壁就是办离职的房间,可能会有150人离职。”

随着用户对服务品质不断提升的客观要求,当前,“提供高品质送餐服务”几乎是所有送餐平台对用户作出的服务承诺。而实际送餐业务中如何才能让用户认可这项服务标准,对于“骑手”们来说,最基本的是保证将用户的外卖安全准时送达。

其次,就是认真践行好公司制定的从业务操作到安全保障等方面的各项规章制度,避免出现诸如超时、提前点击订单完成、违反交通规则、对用户出现辱骂等行为。

以美团外卖配送站点为例,这些违规行为一经发现,轻则罚款50元到200元,累犯直接扣除当月工资甚至永久除名。而对于大多数送餐员来说,最怕的就是超时。

“只要商家出餐正常,天气正常,一般都不会超时,怕就怕各种突发情况。”在杜金阳的记忆中,最忙时,他45分钟内要连续跑遍3公里内的6个不同地点,还要餐品绝对安全。“每次与用户之前出现不开心,导致的差评罚款,几乎都是因为‘超时’而导致。”

这也催生了送餐高峰期“骑手”们在街头不顾交通安全隐患与时间赛跑的常见场景。而对于“骑手”们来说,受制于公司有关安全标准的处罚规定和人员管理不规范而导致的社会保险的缺失等因素,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往往都是不敢报备,自认倒霉。

杜金阳的同事杨兵,送餐时就曾出过3次交通小事故。“都没敢跟公司说,说了不光没有医药费,还要扣你200块钱,公司安全标准中有明文规定。”杨兵说。

记者调查发现,美团外卖、百度外卖在内的主流餐饮外卖平台对于“骑手”的管理大多采用的是第三方公司劳务输出。这一现状加之外卖送餐员流动性大的特点,公司很少有为“骑手”缴纳社会保险和人身意外险的情况,仅仅以罚款和监督员形式引导“骑手”遵守交通秩序。

针对当前外卖送餐员“辛酸”的生存状态。业内人士认为,新阶段下,正式员工的保障、合理的休息时间和有尊严的对待是送餐员提出的新需求。而底层员工的辛酸和尴尬处境长期发展,将直接影响用户体验,从而对企业长期发展造成负面影响。相反,增加关怀、给予员工适当的福利是企业获得更大竞争优势的良方。

(原标题:美团外卖小哥的艰难生存状态:负荷强罚款重)

椰网编辑:蔡丽娟 来源: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