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砗磲的潭门 需转型发展或创造出新的样本

▲潭门砗磲加工

▲潭门砗磲工艺品

   

  

商报讯  琼海潭门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繁荣美丽的乡镇,砗磲功不可没。离开砗磲的潭门怎么留住繁荣、持续发展?

转产之困找不到新项目商户感到茫然

潭门商会会长、海南砗磲协会副会长符永贵在电话中告诉商报记者“去年就想转型做花梨和其他的工艺品,但渠道不畅、也拿不到好的料,几次转型几次亏损,算下来亏了不下百万元”。

砗磲利润高、来钱快,很多渔民经营砗磲,足不出户就能赚到大把的钞票,“就算店关了,有几个愿意去打鱼?”

潭门现在也有少数商户尝试经营星月菩提、海黄、船木之类,但数量少形不成市场,最后都是失败亏钱告终。

潭门很多渔民除了捕捞,几乎没有掌握别的生存技能,不愿意回到渔船上的他们,明年之后,生存都存在问题。找不到新的项目,又不想回到渔船,很多商户感到茫然。

海南除了黄花梨、沉香,目前还没有哪一个艺术品可以替代砗磲。星月菩提实质就是植物的种子,由于每年都有出产所以不具备稀缺性。现在虽然在炒作陈年星月菩提,但跟白酒的年份酒一样既无标准又无保障,染色、做旧、加工时的投机取巧,已经让这个产业渐渐开始下滑。

而沉香、花梨本来不是潭门特产,而且资源几近枯竭,海南境内野生花梨几乎绝迹,人工种植的数量、质量均有不足,就算在花梨之乡要想找件大料都只能靠运气。

离开砗磲,8000多潭门人路在何方?

寻路之困 另立新招牌,砗磲不是唯一门道

作为海南最美小镇之一的潭门,牵动的不仅仅是潭门人的心,看到本报的报道后不仅是省内,甚至岛外都有热心的读者打来电话,并针对潭门镇政府的转型方向畅所欲言,给出许多新的十分具体的建议:

建立砗磲艺术馆,由政府组织从民间收集砗磲精品,或由爱心人士捐献。也可以在即将落成的南海博物院开辟一间展室,让后人记住这辈人为了保护环境所作的努力和牺牲,虽然不能买卖了,但想要欣赏砗磲的,还是要到潭门,砗磲依然是潭门的招牌,也让想看砗磲的海南人不至于飞到岛外。

开展近海休闲游只是初始,除了海钓,14公里海岸线的长度,远远大于十里秦淮,既然是休闲,就少不了娱乐,好好策划、管理,打造一处海南的“秦淮河”。

建设海鲜产品市场只是第一步,就算游客都在本地消费,能吃掉的海鲜数量也有限。建立配套的包装厂,真空保鲜海鲜,把潭门的味道带回家,这样才能让海鲜销量大幅提升。

挖掘更路簿及海洋文化的内涵打造南沙游,南海对内地游客的吸引力是海南人难以想象的,海天一色、碧海蓝天对于内地游客真的是“河山只在我梦里……”而今,梦想可以近在咫尺。原来经营砗磲的门店能否改换成民宿,让游客不再是过客,在潭门能吃海鲜、能玩海洋、能住海房,真正享受到“渔家乐”。

海洋,远比人们想象中辽阔和精彩,她是水,也是人们的“铁饭碗”,保护和持续利用海洋资源,不再竭泽而渔,愿潭门转型给大家一个样板,让潭门离开砗磲依然繁荣美丽。

椰网编辑:赵康丽